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 > 别拿“陪伴魔咒”来绑架职场妈妈

别拿“陪伴魔咒”来绑架职场妈妈


如毛姆那本《面纱》里的主人公说:“当我回首起,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时,我非常恨我自己但我无能为力。我要把女儿养大,让她成为一个自由自立的人,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爱她,养育她,不是为了让她将来只和哪个男人睡觉,把这辈子依附于他。”


有个职场妈妈分身乏术,万般无奈之下把孩子送回老家给奶奶带两个月,结果发现事情好像没有育儿专家写得那样糟糕,儿子黑了,也结实了,顽皮了,跟小狗小猫小麻雀都交上了好朋友,很活泼很快乐,还说:“妈妈,你安心上班吧,我玩得可开心了。”


朋友这才感叹:专家说如果不陪孩子,会“低落,抑郁,分离焦虑”,吓得我辛苦死撑了好久才发现然并卵,你倒是帮我带孩子啊。如果不能帮我带,就不要加深我的愧疚感。




在网上看到一个专家的观点:“如果你连家人都不陪算什么成功?”


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。这也是中国人最擅长干的事:拿自己的价值标准来绑架别人。


第一:谁来衡量这个“陪伴量”?我可以工作六天,丢开手机陪一天,陪她玩海洋球荡秋千,讲故事,却看到无数孩子在游乐场里自己玩,妈妈外婆在旁边刷手机,把孩子丢在眼皮底下跟人聊天还顺便淘淘宝,这就叫陪了?


第二,谁来衡量这个成功标准?如果“我陪不了家人就不算成功”,那我这辈子一毛钱都不挣,养家责任全数丢给老公,自己当然可以24小时陪护,老师问孩子你妈妈干嘛的,就是“找爸爸天天拿钱去打麻将”,然后女儿上大学后我就混吃等死,到了四十岁就天天抱怨“十五块的樱桃吃不起,老公月薪2700”,这就算成功?


所以人对成功的概念真的不一样啊,有的女人认为的成功就是30年后,孩子觉得“我妈妈做饭非常好吃”;那么对我这种妈妈而言,成功就是,30年后,女儿说“我要去北京/上海/意大利看我妈妈的新书发布会/设计/分公司剪彩”。




其实说实话,我真心从来没有鄙视过全职妈妈,因为前几年我自己也是。但是我真的发现,中国社会最擅长就是用统一价值观来绑架一个群体,全然不管个体发展的环境,背景,难处,阶段,根本不考虑客观实际情况,唱道德颂歌,玩亲情绑票倒是一把好手。


当我是全职妈妈的时候,社会舆论就各种抨击打压女人要独立;当我终于可以出山了,又各种要我平衡。平衡就是个谬论,平衡个鸟啊。还有人,动不动拿那个生了五个孩子还读了哈佛什么的日本妈妈给我看,一看到那句“我每天凌晨三点钟起床”我就翻白眼了——对不起,我们中国女性肝长得不一样,三点是排毒时间,起不来。


除了钱和光环,我还得要命呢。


而且知道一个中国的职场妈妈每天是怎么过的吗?电视里放得游刃有余,挽起头发就是红酒会,放下酒杯就是米其林大厨,比机器人的模式切换还自如,比超人还牛,可是考没考虑过现实中的我们也是人啊,也会有疲惫,低落,沮丧,甚至愧疚心爆棚的时候。




谁不想多陪陪孩子?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。


连我这种相对而言轻松的soho,都被我老板各种削,经常一大早稿子要改八百遍,我两岁的闺女还经常哭着喊着跑过来要抱抱,然后缺牙齿咧嘴一笑,趁我不注意一指禅就给我刚改的稿子删得干干净净,我除了内出血找谁说理去?我除了能让她外婆把她带楼下去荡秋千,我能怎么办?


我真的对那种背着吸奶器去上班的职场妈妈致以崇高敬意,太辛苦了。还有无数空中飞人妈妈,是早上搭最早班机回去看一眼孩子,然后陪孩子玩一个上午看一场电影,又搭中午的班机去另一个城市开会。


所以,我们想陪孩子就陪,累了不想陪就不陪,我陪得再少,也比瞎逼逼的路人甲陪的多。而且,在老公愿意给我钱打麻将的情况下,我还愿意努力去奋斗,不当寄生虫,你们不觉得社会就是靠我们这种女性推动的吗?




为什么中国女人这么累。就是价值观总是不能得到尊重,能力福利都不够却还要承担自己不应该承受的所有压力。总想着不负如来不负卿,做不到的亲。一个女人,这辈子真的只能成全一个人,最多一个半。父母,孩子,丈夫,自己,就这四个,你选一个半来成就就好了。


如果现在要我选,我只能选择成就一个自己和半个孩子,自己还要优先,因为飞机上氧气罩也要先给自己带好。


一个开放的社会是怎样,就是不要总是用“掉队”恐吓那些不想当辣妈的人,让她们开开心心去当全职主妇就好了;但是,如果我愿意做职场辣妈,也不要总是用“陪伴魔咒”来加深我的愧疚感,如果不曾给我的孩子买过一罐奶粉一袋尿不湿,没有为了给所有人的孩子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而奋斗过的人,都统统给我闭嘴。


分身乏术,恕我不能全能。而且,我也不想逼死自己。


如毛姆那本《面纱》里的主人公说:“当我回首起,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时,我非常恨我自己但我无能为力。我要把女儿养大,让她成为一个自由自立的人,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爱她,养育她,不是为了让她将来只和哪个男人睡觉,把这辈子依附于他。”


除了当个御前护卫似的苦情母亲,我还得以一个普通女性的身份,以我自己,在这个世界上生存,进步——因为我妈妈就是这样教我的。


我妈当年是英语老师后来转行做行政,那时她要带毕业班不能陪我,经常把我丢回姥姥家。姥姥姥爷对我非常好,我与小麻雀小蚂蚁小伙伴为伴的乡村童年过的也很快乐。




有一天,我女儿也会明白妈妈所有的辛苦,和那些缺失的陪伴,都是为了更长远的生活,给她更好的言传身教。


就像我知道我的妈妈永远是爱我的。这种爱,是通过她自爱,积极,乐观,当了一辈子的职场女性的能量传递给我的,而不是24小时陪着我却用哀怨,忧伤,沉默,传达给我的。


我还得感谢我妈,坚持工作才能拿那点微薄工资供我上了大学,不然,我估计早年就得出去打工当厂妹,早早生孩子,坐家里玩儿十字绣,郁闷着老公这个月怎么还不拿生活费回来。

 

来源:本文由 江湖人称艾掌门 授权转载(ID:aimingya1),作者:艾明雅,鸡汤界傲娇派掌门人,专业治疗各种拧巴人、怂妹子,360度紧致提拉你的人生姿态。专栏作者,代表作《嘿,三十岁》、《闺蜜》


猜你还想看:

扫一扫,亲子资讯每日新鲜送达

别拿“陪伴魔咒”来绑架职场妈妈